Artemis Stuart

神探夏洛克/FB/加勒比海盗/等等.......
大二佛系党,写文时间不定

约稿约稿!!!!!乙女向和同人向都接!!!!!神奇动物,漫威,神夏都接!!!!!不接车,10r/k

qq1004825580

『格林德沃』Safe and sound 第三章 纽蒙嘉德

#格林德沃x你

#拆cp慎入,存在大量私设

#佛戏更文

#异常短小



你慢慢醒了过来,床边的台灯亮着照亮了原本昏暗的房间,你揉了揉眼睛,坐起身凭借微弱的灯光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不禁有些疑惑,你下了床,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换上了纯白色的睡裙,抬起手大概整理下头发便打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的走廊十分明亮,从窗户向外看去是一大片雪山,你依旧不知道自己正处于什么地方,向前走了几步,一扇完全打开的门映入你的眼帘,你向里看去,Grindelwald正站在人群中说着什么,他忽然察觉到什么立刻看向门口与你对视,他身边的人也随着他的目光看了过来,但你无暇顾及他们,Grindelwald对他们说了些什么,人群立刻散开,Grindelwald站在房间中央背着手勾起唇看着不知所措的你,他对你伸手示意让你过去,你也顺从着走了过去,目光却一直在打量着房间里的装饰。

 

忽然你感受到肩头一阵暖意,抬头一看,原来Grindelwald给你披上了他的黑色风衣,只是这风衣对于你来说还是太大,衣低落在地板上他也没有在意。

 

你看着面前的人直接开口:“这是哪里?”

 

“奥地利,纽蒙迦德,这是我为我们的事业所打造的住所。”他并没有含蓄,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你你的位置,他丝毫不害怕你逃出去,因为在这个地方估计只有门钥匙才能出去,靠移形换影只怕会冻死在这雪山之中。

 

你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雪景慢慢开口:“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

 

他走踱步至你的身后与你共同望着窗外,低沉的声音仿佛在自言自语:“我想让你成为在事业成功之日站在我身边的人。”

 

你听了之后愣了片刻,果然,对于他在想些什么你永远无法猜透,脑中浮现出厄里斯魔镜中的画面,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咬着下唇陷入沉默。

 

他似乎早已猜到你的反应,转过身边离开边说:“好好考虑下吧,我等你的回答。”说完便独留你一人在房间中,你回过头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将身上披着的风衣脱下搭在衣架上,回到刚刚醒来的房间。

 

你待在房间里没有出去,Abernathy一直回来给你送茶水、晚餐和甜点,你也猜到一定是Grindelwald让他来的,毕竟只有他知道你对甜点的钟爱。

 

夜深了,你正准备钻回被窝里睡觉,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你愣了愣开口:“请进。”

 

门被打开,进来的人正是Grindelwald,你坐在床上看着他,他为你关上门后走到床边将你按回被窝里:“难道你就不怕着凉吗?我这里可没有调了味道的药给你。”

 

你老老实实地往被窝里缩了缩,他勾起唇角邪笑着凑近突然吻上了你的唇,下一秒你的双手便被他禁锢在身体两侧,你立刻闭上双眼只能任他摆布,还好没过多久他就放了你,你涨红着脸轻轻喘着气,他俯身在你脸颊上轻吻一下便起身:“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我说的话。”说完,他就离开了房间,你又往被窝里缩了缩,手指轻触着唇,心跳一时无法平静。

大家来品品这个ymgg

全 員 惡 人:

强烈否认官方设定,只当作是恋爱脑的铺垫,把yy当做正经的人物分析,一字一句充斥着“我觉得”“我认为”,进行逻辑倒推,从自己的yy去分析官方,一心洗白反派不惜踩黑其他角色,不顾设定只为洗白;甚至不尊重原设定全篇ooc为哪般?下面请欣赏“乐乎”年度大戏之《勇惊冷CP奇人共赏》

『格林德沃』Safe and sound 第三章 序

#格林德沃x你

#拆cp慎入,存在大量私设

#佛系更文



主席夫人将你带到审问室,正坐在对面接受审问的正是Grindelwald,他一如既往地邪笑着与你对视,你正准备躲开他的视线他却突然开口:“好久不见,Ms.Stuart.”

 

你对于他的称呼愣神片刻,望着他的双眸会意了开口:“好久不见,Mr.Grindelwald.”说完,你稍稍皱眉侧开头不再看他,主席夫人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你都没有听进去,直到你被傲罗带出审问室被告知在三日之内离开美国后才逐渐反应过来,你转头看了一眼审讯室的大门,对傲罗点点头后便回到住宿处开始整理行李。

 

你拿出被藏匿好的项链,犹豫片刻还是将它戴在脖子上用衣服盖好,短暂的休息后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美国再次回到伦敦。

 

Grindelwald的事情使你一夜未眠,以至于回到英国后直接睡了一天一夜,你早早的醒来,家中依旧空空荡荡的,头疼使你有些烦躁,随手拿过一本书却无心阅读,伦敦总是有些湿冷,你简单的施了个保暖咒后便起身前往霍格沃茨,毕竟你已经习惯了一碰到什么事情就会找Albus交谈。

 

Albus正在上课,你站在天台上观望着外面的景色,Albus经常带你到这里,毕竟你和他真的很爱这里美丽的景色。

 

没过多久身后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你果然在这里。”

 

你转过头看着一脸温和笑容的Albus,又将视线移到那片景色中:“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猜到我在这里的。”你将在纽约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他,却唯独隐瞒了那晚受伤被救的事情,Albus也知道你对他有所隐瞒,也没有说些什么。

 

“走吧,我带你去个地方。”说完,Albus便带着你去了密室当中,他拉开那条布,里面藏着的正是厄里斯魔镜。

 

你有些不解地看着Albus,他却笑着将你推向魔镜前方然后侧步退开,你看向面前的魔镜,里面逐渐呈现出Grindelwald的模样,在魔镜中他就站在你的面前微笑着看着你。

 

你转头看向Albus,他并没有问你在魔镜中看到了什么,而是带着你跟他去上课,让你在一旁旁听,果然他知道你心里一直心事重重,而这些正好让你放松了不少,你和他相视一笑,不许太多语言,一个动作和表情就可以会意对方的意思,这便是你和Albus长久以来形成的默契。

 

你在伦敦一呆就是半年,你没有心思去其他地方,不是待在家中就是去霍格沃茨和Albus聊天,你一直对于自己在厄里斯魔镜中看到的Grindelwald感到疑惑,都说厄里斯魔镜会显示出你最渴望的东西,难道你最渴望的就是他吗?你不敢再继续想,只是看着脖中戴着的项链若有所思。

 

不久后,伦敦突然下起了雷雨,你坐在书桌旁正阅读着诗集,身后突然响起木质地板发出的吱呀声,你警惕地掏出魔杖立刻站起身转过去,却看到了散着头发全身湿漉漉的Grindelwald就站在那里,你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正想开口却被Grindelwald施了昏迷咒,你昏沉地感受到被人接住抱入怀中,逐渐失去意识。

『格林德沃』Safe and sound 第二章 再遇(二)

#格林德沃x你

#大量私设

#拆cp慎入

#佛系更文



第二天你一早醒来,喝着从英国带过来的红茶看着今早的新闻报纸,最近纽约一直不太平,连负责监视你的傲罗都被调走了许多,就连你出门闲逛也没有傲罗来跟踪你了,这倒让你轻松不少,你路过MACUSA,里面依旧是十分忙碌,连Graves的影子你都没有见到,今早的新闻报道了一位麻瓜被当众暴毙,引得麻瓜们不安,估计Graves也是被这个忙的不可开交吧。

 

到了天黑时你也依旧没有回去,你走在小巷中正思考着Grindelwald来到纽约的目的,前面突然走过来一个人令你一愣,直觉告诉你对方并不是什么好人,于是你加快了步伐准备躲过他,却不料被人拦住,你刚准备掏出魔杖防身却被他以为是掏武器,还没等你抓住魔杖便被人一道捅在腹部,几乎整个刀面都陷入你的身体当中,一瞬间疼痛使你惊呼出声,对方拔出刀,鲜血瞬间涌出,你一手扶着墙面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你看清了他的脸,苍白至极,应该是麻瓜当中的瘾君子,还没有等你反应过来一刀又在你背上划下,衣料瞬间破开,里面裸露出的肌肤也留下一道不浅的伤痕,为了避免他再次伤害你,你只得强忍疼痛向前跑去,鲜血的流失让你的双眼有些模糊,但你顾不着这些只能拼尽全力向前跑,在拐弯处移形换影至另一个无人小巷。

 

你后背撞在墙上慢慢顺着墙面坐在地上,失血过多令你的身子毫无力气,每一次喘息都带动着你的伤口剧烈疼痛,你看着手上沾满的血,而此时却无人能够帮助你,突然,你注意到脖间的项链露了出来,脑中回忆起昨日Grindelwald对你说过的话,犹犹豫豫地抬起手,最后还是下定决心紧握住它。

 

没过一会儿,你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你喘着气慢慢睁开眼,一个黑色的皮鞋出现在你的视线中,他蹲下,一手抚摸着你的脸颊,低着头似乎在查看着你的伤势,你的眼前出现一抹金色,为了避免触碰到你的伤,他轻轻将你公主抱起,你看清了他的脸,唇间无力地轻念一声他的名字便昏了过去。

 

当你醒来后,你已经身处于一个陌生的房间里,你仔细观察了一下,应该是昨天和Grindelwald见面的地方,你正躺在一张床上,床边放着一张沾满血的毛巾,而你却已经感受不到身上的疼痛,你查看了一下腹部,几乎已经痊愈,应该是Grindelwald对你施了法术。

 

你正想着,他便从沙发那儿站了起来向你走来:“你醒了。没想到一个巫女能被神志不清的麻瓜弄成重伤,看来你还是没有学会保护好你自己,My Artemis.”

 

你故意无视了他的话,抿抿嘴开口:“谢……谢谢……”

 

Grindelwald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你,勾起唇故意换做蛊惑的语气:“那你准备怎么感谢我呢?”

 

你闻言愣住,思考片刻:“你想要我怎么感谢你……?只,只要我能做到的话……”

 

“一个吻,不是那种蜻蜓点水,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接吻,怎么样?”说完,他的身子逐渐向你靠近,胳膊撑在你两侧笑意更浓,几乎是将你压在了他的身下。

 

“这……我……”听到他的话你瞬间呆滞,过于近的距离令你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脸颊逐渐染上浅浅的红色。

 

“怎么?不行吗?”他继续哄诱着你掉入他设下的陷阱,你偏开头下定决心轻点几下,同意了他的提议。

 

“我想让你主动来吻我。”他发觉了你的意图,身子一挪直接将你完全压在他身下,你听了他的话瞬间心跳剧烈,慢慢扭过头,咬着唇,一手遮住他的双眼,一手稍稍支撑着上半身慢慢起来,你将唇轻覆在他的唇上,下一秒,一只手按住你的后脑勺将你压回床上,趁你不备,他的舌尖闯进口腔在里面扫荡,不断地挑逗着你的舌尖,无措的你下意识用手轻推着他,而他却抓住你的双手压在你的脑袋两侧令你无法反抗,这霸道的吻让你无法呼吸,片刻后他放过了你,而你的脸颊早已涨红,只能偏开头大口呼吸着空气,一瞬间的缺氧让你的心脏跳得更加剧烈。

 

Grindelwald轻抚着你的脸颊,凑近你在你的额头轻吻一下起身放开了你:“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你慢慢起身,穿上鞋站了起来,你低着头不敢直视他,任他将你带回你的住宿处附近,他似乎是察觉到什么突然皱紧眉头匆匆与你告别离开了,而你此时也并不想回去,看着漆黑的天空,任着凉凉的空气让你平静下来,可是没过多久,一团黑色的烟雾一般的东西从街道穿过,路过之处的玻璃瞬间破碎,你下意识追了过去,正巧碰到Newt一行人,而他们却没有发现你,你注意到这团雾化为一个人形进入地铁站,Newt跟着进去后没过多久Graves也追了进去,你移形换影到Tina身边,而Tina却警惕地拿着魔杖对着你,你举起双手表示无辜,她思考片刻便带着你躲开到来的傲罗趁机钻入结界中追入地铁站。

 

你刚一进到地铁站便看到Graves和Newt正面对着那团黑雾,而Tina一开口,那团黑雾瞬间平静了不少:“Credence,不,别这样做,求你了。”

 

“接着说,Tina,继续说话,他会听你的,他在听。”Newt喘着气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那团黑雾。

 

“我知道那个女人对你做了些什么,我知道你备受煎熬,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Newt和我会保护你的,这个男人,他在利用你。”

 

“别听她的,Credence,我是想给你自由,没事的。”Graves站起来开口,而那团黑雾逐渐化作一个人的上半身,而那个人正是那天你在银行见到的发传单的男孩。

 

“这就对了。”正当Credence要平静下来时,一群傲罗的到来再次吓到了他。

 

“别,你们会吓到他的。”“放下魔杖!敢伤他的人我要他好看,Credence.”

 

突然,那群傲罗开始对Credence发起了攻击,那团烟雾瞬间爆炸化为一阵尘埃。而Graves却走到那阵尘埃中间:“Credence……你们这些傻子,知道你们做了什么吗?”

 

“杀死默然者是我的命令,Mr.Graves.”主席夫人回答道。

 

“是啊,这一点历史不会忘记的,Madam President.今晚在这里发生的事不公道。”

 

“是他杀死了那个麻鸡,他带来了暴露我们的危险,他违反了我们最神圣的法律。”

 

“让我们像水沟里的老鼠般躲藏的法律,迫使我们压抑本性的法律,让我们活在恐惧的阴影下的法律,唯恐我们被发现。我问你,Madam President,我问你们所有人这法律保护的是谁?我们?还是他们?我拒绝继续遵守这项法律。”

 

你听了Graves的话瞬间想起儿时在戈德里克山谷中Grindelwald曾对你和Albus所讨论过的事情,而这些话简直和他当时所说的一模一样……

 

“傲罗们,收回Mr.Graves的魔杖,并把他押解回来。”话音刚落,傲罗们便用结界阻挡了Graves离开的道路,Graves只得转过身一遍抵挡着傲罗们的进攻,一遍将他们逐个击倒,主席夫人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只见Newt甩出一个生物,下一秒便将Graves的双手禁锢在他身后阻止他的继续进攻。

 

“Accios!”Tina立刻夺过Graves的魔杖,而他却被困住跪在地上无法动弹,Graves扭回头看着Newt,Newt却拿起魔杖“Revelio”,下一刻,Graves的黑发逐渐变为金黄色,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出现在你的面前。

 

Graves竟然是Grindelwald假扮的。

 

“Do you think you can hold me?”Grindelwald抬起头看着走到他面前的主席夫人,满满挑衅的语气,“我们会尽全力的,Mr.Grindelwald.”

 

说完,他便被两个傲罗带起来准备离开这里,他定在Newt面前,若有深意地开口:“Will we die, just a little.”说完,他转头看着你微微一笑,便被傲罗带走,你顿时愣在原地。

 

但是现在魔法界被曝光了,而他们的傲罗不可能做到将所有人的记忆都消除掉,Newt将他的雷鸟放了出来,抛给他一瓶蓝色的液体后,雷鸟飞入空中,片刻后便下起了雨,这雨能够消除麻瓜那些不好的记忆,MACUSA也算是欠了Newt一个人情。

 

最后你与Newt他们告别后再次被MACUSA带走接受调查。

『格林德沃』Safe and sound 第二章 再遇(一)

#格林德沃x你

#大量私设

#拆cp慎入

#佛系更文



你不可思议地看着手中的纸条,本以为是个恶作剧却看到名字旁边的死亡圣器标志,这是Grindelwald一贯的书信方式,你看着上面的地点和时间,又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距离纸上写的时间已经只剩下10分钟,你拿出地图寻找着这个街道的位置,突然发现在不久前你刚在这个地点附近进行游览过,幸好你对这个地方还算熟悉,移形换影便到达了这附近。

 

你拿着纸条对照着附近门牌上的号码来寻找目的地,正走着,一道突然开锁至虚掩着的门吸引了你的注意力,你抬头看了看门牌号,正是纸条上标识的数字。你收起纸条轻轻推开门,略微生锈的门柱发出轻微的吱呀声,刚刚进门,那门便自动关上,你只能继续向里面走去,微弱的光芒让你只能看到面前的楼梯,“Lumos”,你掏出魔杖轻念咒语,魔杖尖头发出的微微光芒让你看清楚楼梯上的台阶,于是迈开步伐向前走去。

 

到了二楼,你发现一旁通往三楼的灯完全没有打开,看来目的地便是你身旁这间屋子了,你轻甩魔杖收回咒语,将魔杖放回口袋中,右手刚想放在门把手上开门,门却自动打开,你疑惑地走了进去,里面明亮的光一时让你的双眼没有适应过来。

 

片刻后你进入房间,门再次被自动关上,而你也早已反应过来这门被施过魔法,连头也没回又向里面走了几步打量着房间里的装饰,可是里面好像一个人都没有,你正想着,身后突然出现的声音着实让你一惊:“You’re late.”

 

你立刻转过身看清楚对方的容貌,这才反应过来这最里面的门并不是被施了魔法,而是由这躲在门后的人亲手打开的,而这人正是和你二十多年都没有见过的Grindelwald。

 

随着他逐渐靠近你的步伐,你也下意识地迈开腿慢慢向后退着,直到膝盖窝撞到沙发边缘后跌坐在上面,他也没有再次靠近你,只是停留在距你一步的地方勾着唇露出一脸意义不明的微笑注视着你,你望着他那异瞳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脑中顿时乱成一团浆糊。

 

片刻后,你忍不住打破了寂静:“好,好久不见呢……”可是说完你便后悔了,明明想说的并不是这些,明明有好多话想对他说,但此时你却如被施了静音咒似的,话到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是啊,好久不见,你又长高了不少,不是以前那个小孩子了。”

 

听到他的话,你的大脑瞬间回想起之前在戈德里克山谷你们每次再见时的对话,只得低下头不再与他对视,掩盖着自己的情绪:“毕竟都二十多年了……”

 

他没有回应你,两人再次陷入沉默,或许许久不见的人再次相遇都会是这样吧,也许情侣之间会互相拥抱并亲吻对方,而你和Grindelwald之间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你抬起头打量着他,他的肤色因使用黑魔法而变得苍白,他早已不是你回忆当中熟悉的那个Gellert,而是出现在报纸新闻当中的黑魔王Grindelwald,陌生而又熟悉。

 

两人就这么沉默至天黑,房间中报时的时钟打破了寂静的空气,你放眼望去,时候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毕竟两人一直这么沉默下去也不是事情。

 

“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若是被MACUSA的人发现就不好了。”你站起身低下头躲开他的视线为自己寻找离开的理由。

 

“I have something for you.”他再次开口,你疑惑的抬起头看着他,只见Grindelwald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带着死亡圣器标志的项链,丝毫没有经过你的同意便为你戴在脖子上。

 

“若是遇到危险或是有事急需帮忙,触碰一下它,我就会立刻去找你。”他的双眸注视着你,夹杂着一丝不明显的温柔,极近的距离令你无措,只得急忙对他点点头。

 

“我得走了。”说完便侧身从他身边走过,强行装作镇定地打开门离开了他的视线。

 

你匆忙地回到住宿处,不知为何,自从他将那枚项链给你带上那一刻起你的心跳就一直很快,你强迫着自己安静了片刻后心跳才逐渐平静下来,你低头看了看脖子上挂着的项链,抿着唇将它藏在衣服后面,冲了个热水澡后便休息了。

『格林德沃』Safe and sound 第二章 开端(二)

#格林德沃x你

#大量私设

#拆cp慎入

#佛系更文



你走在路上路过了一个银行,那银行门口正在举行着第二塞勒姆的集会,你好奇地走了过去,正遇上之前在MACUSA遇到的被称为Tina的傲罗,她有些诧异地看着你但并没有和你说些什么,而是继续低头用衣领半遮着脸吃着热狗,你也没有太在意,而是向里面望去,一名带着针织帽的女士正站在人群中间宣扬着女巫是这个社会的恶虫,你心中默笑着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你一直很在意人群中那个正在发着传单的男孩,好像那位傲罗的注意力也一直在他身上,难道这是MACUSA的新目标?

 

一名卷发男性挤到了人群中间被一名赶路的麻瓜撞到后第二塞勒姆的宣传者就开始对他的盘问,你看了过去,那位男士倒不像是麻瓜,而且听口音大概是英国人,或许还是霍格沃茨的校友,没一会儿,那位男性突然告辞跑进了银行,你察觉事情不太对便跟了上去,偷偷跟在男性身后不远处,顺着他的视线你看到了一只小小的生物正偷拿着别人身上的宝石之类的东西,你好像在书上见到过这种生物,似乎叫Niffler,是一种喜欢闪亮物品的魔法生物,不过这要是被MACUSA发现了,他们绝对会处置这个Niffler,或是将这位男性驱逐出境……

 

你正想着,那位男性已经在大厅中抓了许久,他掏出魔杖将那位麻瓜带过去移形换影,你正想走过去一探究竟,突然有人拍了拍你的肩膀,你转过头看过去,发现是Tina,刚想开口询问却她抢话在先:“你好,Ms.Stuart,我想你到这里的目的与我相同,我想请你当我的目击证人可以吗?”你愣了一下,点点头答应了她,结果被她拽着手臂乱跑,你也没有说些什么,就当做运动健身了。

 

过了片刻,Tina带着你来到了银行门口,随着视线向一旁下方望去,你看到了刚刚移形换影到小巷的两人,Tina捞着你在上面观察着两人,你也无所事事地看着银行门口来的一堆警车,心里默默感叹着MACUSA又有的忙了……没过一会儿Tina又捞着你跑到小巷口跟向里走,那位男性看到后提起手提箱低着头朝外走去,只是短短的擦肩而过Tina就抓住了他的手臂带着你一起移形换影离开了这里。

 

Tina匆匆地询问着男性:“你是谁?”而对方却低着头不肯与他人对视:“什么?”Tina再次问了他一遍,男性才回答了她:“Newt Scamander,你们是哪位?”你听了后顿时愣住,Scamander不是那位战斗英雄么?不过倒不是叫Newt,难道是他的亲属?

 

Tina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箱子里的是什么?”Newt靠在墙上看着Tina:“是我的Niffler,你这里有……”Newt正想说些什么却被Tina打断:“看在迪利维兰斯·戴恩的份上你为什么放跑那玩意儿?”

 

“我不是故意的,是他屡教不改,你瞧,一看见闪闪发光的东西他就扑上去了。”

 

“你不是故意的?”“不是。”

 

“你就找不到更糟糕的时机放跑那玩意儿吗?如今的时局非常严峻,我得把你带回去。”

 

“你要把我带去哪里?”“美国魔法国会。”Tina掏出了她的身份证明给Newt看。

 

“所以你们在MACUSA工作吗?什么职位?调查员之类的吗?”

 

你听了对Newt摇摇头:“不,我不是MACUSA的,我只是Nobody.”Newt听了对你点了点头,而一旁的Tina只是将身份证明收了起来:“拜托你告诉我你处理好了那个麻鸡。”

 

“处理什么?”很显然Newt并没有听懂美国这边的用语。

 

“麻鸡。”Tina又重复了一遍,你在一旁补充道:“就是麻瓜,麻鸡是美国这边的称呼。”

 

“你清除他的记忆了吧?拎箱子的那个麻鸡?”Tina说完看着欲言又止的Newt就知道了他一定是没有对那个麻瓜施下一忘皆空,她叹了口气:“这违反了3A条例,Mr.Scamander.我得带你回部里。”刚说完Tina就带着你们两个移形换影到MACUSA附近。

 

Tina拽着你俩往MACUSA走去,进去后直接到了电梯旁搭上电梯,带着你们到了重案调查司,你叹了口气,好像每次来MACUSA都逃离不了这个地方,而且今天刚跟Graves说过不会再在MACUSA见面了……你顿时觉得脸有些疼。

 

等到了重案调查司后你本不打算进去却不得不被Tina捞着走了进去,而这里好像正在开着会,主席夫人和Mr.Graves还有几个傲罗围在一起正在讨论着什么事情,Graves看到了你们便直起身,跟着主席夫人走了出来。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Ms.Goldstein.”

 

“是的,Madam President,但我……”Tina还没有说完话便被打断。“你不再是傲罗了。”Tina 听了沉默片刻再次开口:“的确,Madam President,但……”

 

“Goldstein.”主席夫人再次打断她的话:“这间办公室里的人正在操心一个大事故,出去。”

 

“遵命,夫人。”Tina听了只能带着Newt走了出去,而你和Graves尴尬地对视了片刻也跟着Tina离开这间屋子。

 

你刚和他们走进电梯,Graves走了过来拦住了刚要开启电梯的Tina看了看Newt后开口:“这件小事交给我吧,好了,你先去检查一下他的魔杖,Porpentina,我等会儿就下来,另外,别把这事放在心上,主席夫人的压力很大。”Tina听了Graves安慰的话后微笑着对他点点头,而Graves却突然减小了音量:“Tina,过来。”

 

Tina不明所以地向前走了几步,而Graves却掏出餐巾手绢给Tina擦了下嘴:“芥末酱。”说完便笑了一下收起手绢离开了,Tina也好像是刚回过神走了回去带着你和Newt到了楼下。

 

而你却并不在意他们之间的话题在一旁打量着房间,而一位男性突然到来让Tina直接蹲下来躲在桌子后面:“Goldstein,她人呢?”

 

男人来到桌子前看到了躲在后面的人开口:“你刚刚又去插手调查队的事了吗?”Tina慢慢站起来没有回答他。

 

“你去哪儿了?”“什么?”

 

“她是在哪里遇见你们的?”他看向你和Newt,而你转头看向其他地方无视了他的问题,而Newt也只是欲言又止。

 

“你又去跟踪第二塞勒姆了吗?”

 

“当然没有,sir.”Tina摇摇头撒了谎。

 

那位男性又正想说些什么却被来者打断,恭敬地站好:“下午好,Mr.Graves, sir.”

 

“下午好,Abernathy. ”Graves回答了他,你回过头看过去,发现他也正在看着你,你立刻转头躲开了他的视线。

 

“Mr.Graves, sir,这是斯卡曼德先生,他箱子里有个疯狂的动物跑掉了,在银行引起了骚乱,sir.”

 

“我们来看看那个小家伙吧。”说完Tina拿起Newt的箱子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却是一堆甜甜圈面包,Tina有些惊讶:“可我刚刚在银行……Ms.Stuart一定也看到了!”你抿了抿嘴唇看着Graves开口:“其实我也没有看的很真切……”Graves听了摇摇头离开了,Abernathy说教了Tina一番后让她离开,而Newt必须去找回他的箱子,Tina只能带着你和Newt离开这里帮他寻找。

 

“Stuart?你是Dumbledore的朋友?”刚出大门Newt就问了你,你对他点点头,又看向Tina:“看来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了,那我就先回去了。”Tina也没有拦你,你和两人告别后便回到了住宿处。

 

你坐在椅子上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Newt Scamander,Albus好像之前和你提到过这个名字,但详细的你也已经记不清了,你将风衣外套脱下,突然敏锐的发现口袋里好像装着些什么,你掏出里面的东西,发现是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你正奇怪时却注意到右下角的署名,顿时无比震惊。

 

那上面正手写着一个你最最熟悉的一个名字:Gellert Grindelwald.

『格林德沃』Safe and sound 第二章 开端

#格林德沃x你

#存在大量私设

#拆cp预警

#佛系更文



你在纽约停留了一个月,MACUSA见你的行踪正常也减少了对你监视的人数,你在纽约也无非就是在各处名迹参观,Mr.Graves偶尔会请你去MACUSA喝杯咖啡。

 

MACUSA刚刚对你减少监视人数后不久,报纸上便刊登出不少关于Grindelwald袭击欧洲,攻击麻瓜的新闻,果然没过多久MACUSA就派来一名傲罗将你带回去接受调查。 傲罗将你带到重案调查司,你刚一进门就看到周围站满了MCUSA的管事傲罗,而国会会长正站在正前方中间处注视着你的到来,在他身边坐着的正是Mr.Graves。

 

你不紧不慢地踱步至正中央仰头与Ms.Picquery对视:“如此兴师动众,我想您或许误解了什么,Madam president.”

 

“这可不好说,Ms.Stuart. 鉴于你和Grindelwald关系召开这次会议还是必要的,而且最近Grindelwald在欧洲的所作所为我们不可能不放在眼里,相信您也有所闻。”

 

“Grindelwald在欧洲的所为我想与美国并无太大关系吧,而且我也曾表示过我与他已经数年未见Madam president. 难道您以为他会跑到美国来找我吗?”

 

“只恐怕这中间有更大的阴谋,Ms.Stuart,我们将您带过来也不是毫无依据,有人怀疑Grindelwald的行动是让人们将视线集中在欧洲而减轻美国的防卫,而你正巧此时在美国,我想这并不是一个偶然。”

 

你听到这些话后轻笑一声摇摇头,将双手抱在胸前稍稍歪头回应对方的话:“很抱歉,Madam president,这听起来简直像一个诬陷,听好了,我并不知道他的任何行踪和计划,唯一了解到他的动向的方式就是报纸,而且我这一个月的行踪全部在您的监视之下,或许您是不信任自己的部下吗?”

 

“总之,在找到能证明您清白的证据之前,我们不允许您离开MACUSA,没收她的魔杖,Graves.”在一旁坐着的人听到后立刻施展无杖魔法试图夺去你的魔杖,却被你一早施下的护身咒挡下。

 

Graves站起身掏出魔杖准备强行制服你,而你却只是稍稍转身面对着他,手掌心燃起火苗慢慢开口:“很抱歉,我不能如您所愿。”话音刚落,你抬起左手,一道火焰直对Graves冲你发出的蓝色光束,一红一蓝的光芒撞在一起一时不分上下,一旁的傲罗拿起魔杖试图击破你施下的护身咒,而你的身子突然一阵疼痛,Graves加强了法术,只见红色火焰越来越小,你趁机扑倒在一旁躲开所有的攻击,Graves趁机没收了你的魔杖,你想从地上爬起来身子却无力地不听使唤,一根看不见的绳子将你的双手捆在身后令你无法反抗,意识逐渐开始模糊,没过多久你便昏倒在地。

 

你做了个梦,在梦中你见到Grindelwald在人群中行走与你愈来愈远,你试图追上他,却连他的背影都无法触及。当你醒来后,你已经被关在牢狱之中,但好像只有你一个人被关在这里,周围实在是安静极了。

 

你慢慢爬了起来,突然腰部一阵刺痛,你将手伸进去试探了一下,发现腰部有一道三寸左右的伤痕,想起在你与Graves交手时身上突然的疼痛不禁一阵疑惑。

 

你在MCUSA待了一个星期,在此期间Graves有来找过你几次,但也都是一些客套话,Picquery允许你可以在她规定的范围内走动,但必须在Graves的监视下行动,你也答应了,毕竟一整天都在牢房里还是很无聊的。

 

你坐在一楼大厅的椅子上看着报纸,MACUSA可不会为你准备消遣的书籍,Graves坐在你的对面,虽然手里拿着报纸但注意力却全部在你身上,明明没有看着你就可以觉察到你的一切动作。

 

不过Graves好像并不像其他傲罗那样对你十分警觉,他反而会领你去他的办公室请你喝下午茶,你虽然对于他的行为有些不解但也没有说,毕竟能在无聊的时光享用下午茶还是挺不错的。

 

一个星期后,他们便放了你,你回到住宿处敏感的发觉到有人进过这里搜查,但你也并没有太在意,毕竟最近MACUSA又碰到新的状况要处理,报纸上说好像是因为一只魔法生物,你因为好奇心去现场看了看,正巧碰到在那里调查的Graves,你走过去跟他打了个招呼。

 

“看来部长先生还是挺忙的,连现场都要亲自跑来调查。”

 

“Madam president对此事件十分重视,一旦处理不善就会暴露魔法界的存在,不过我想你最近最好还是不要在这样的现场闲逛,毕竟她还没有消除对你的疑心,而且若是不小心碰到那个生物还是很危险的。”Graves像是一早就发现了你的踪迹,对于你的到来完全不吃惊。

 

“多谢提醒,Mr.Graves,那既然这样我就先回去了,省的Madam president的疑心病又犯了,我可不想再被她怀疑是我弄来的魔法生物而被抓到MACUSA了……”

 

他听了之后低头轻笑一声,又抬起头看着你:“那再见,Ms.Stuart,希望下次再见不会又是在MACUSA。”

 

你被他的话逗笑,摇了摇头开口:“当然不会,那再见了,Mr.Graves.”

『格林德沃』Safe and sound 第一章 回忆(二)

#格林德沃x你

#大量私设慎入

#拆cp预警



很快你与Grindelwald便熟络了起来,几乎整日形影不离,那些之前总是欺负你的学生现在连影子都不见了,仿佛Grindelwald就是你坚强的防护盾,能够把一切不好的事情全都挡下。在他第一次带你去树林里练习魔法时他就对于你的天赋和学习能力赞叹不已,后来他也经常带你去树林里教你更高级的魔法,也答应了你不会让你碰黑魔法,你心里很明白他对于黑魔法的热爱,毕竟你也注意到在图书馆中他阅读的书籍都是那些关于黑魔法的。




在他研究黑魔法的时候也经常会带上你,这时你就会陪在他身边看一些文学类的书籍,你经常沉迷于麻瓜所写的书籍,里面的文字所描写出的故事总会让你觉得就算麻瓜不懂魔法但思想却丝毫不比巫师落后。




寒假快到了,Grindelwald了解你家中的情况,邀请你和他一起回到他住在戈德里克山谷的姑婆家度过寒假,你也欣然接受了他的邀请,寒假一到你们便一同前往,不过他时常会有事出去,所以大部分时间你都是与巴沙特夫人一起度过,她十分喜欢你,跟你聊了许多关于自己的侄孙还有霍格沃茨的事情,你也开始好奇起这个学校,她也告诉了你她的一位才华横溢的学生也住在这附近,虽然你没有见过他,却渐渐开始对他产生了兴趣。




Grindelwald一般都是每隔四五天回来住几天,每次他回来时你都会开心地给他一个拥抱,他也会温柔地揉揉你的脑袋,送给你一些他在外面买回来的糖果。每次他回来的这几天都是你最开心的时刻,他一回来就会教你许多新的招数,一个寒假你差不多已经掌握了无杖魔法,他也告诉你在私下时你可以直接称呼他的名字,而且也将对你的称呼改为了Artemis。


寒假总是短暂的,很快便开学了,仅仅是依靠之前在家里和Gellert教你的知识你很容易的就通过了学校的各项测试,可惜好景不长,Gellert滥用黑魔法袭击了学校里的同学险些出了人命,学校发现再也不能对他的黑魔法实验熟视无睹而将他开除出校,而你也是后来才知道那个险些被杀掉的学生是之前欺负你的那群人的头领。




在离开之前他专门找到了你,让你暑假再去戈德里克山谷找他,你答应了,待他离开后便一个人躲在图书馆中让自己沉迷于文字的世界,虽然身边少了一个人。




很快暑假到临,你迫不及待地跑到戈德里克山谷跟他见面,但是你却在门外见到了一位正准备上门拜访的少年,看到你来他温柔地微笑着跟你打了招呼,你回应了他,邀请他进门后跟刚做好甜点的巴沙特夫人来了一个拥抱,她给你介绍了这位少年,正是之前跟你提到过的那位才华横溢的学生,名叫Albus Dumbledore,你也兴奋地跟他介绍了自己,因为你们两个都是英国人,刚一见面不久便聊得投机。




没过多久Gellert回来了,你开心地跑到门口迎接他,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他也笑着抱起你转了个圈,说你果然又长高了不少,一进屋巴沙特夫人便跟Gellert介绍Dumbledore,两人友好的握了握手,巴沙特夫人看着屋内的三个天赋异禀的孩子很是高兴,将刚做好的甜点摆在桌子上后就回到卧室看书,把空间留给你们,你们三个也很是投缘,很快便成为了好朋友,每天都会跑出去见面,他们甚至还一起跟你出主意讨论该如何对付家里的那群老奸巨猾。




没过多久,Gellert便开始和你们聊起魔法界的法律,提出了许多他认为不合理的地方,有些地方你甚至也开始认同起他的观点,并提出了自己建议,Albus也是没有想到一个十岁的孩子竟能有如此的头脑,后来,Gellert又开始和Albus一同规划起未来改变魔法界的计划,你虽然有参与,但对其中的内容并不了解,后来Gellert还将你和Albus叫到谷仓中,你们各自掏出魔杖在手心上划下伤痕,鲜血慢慢流了出来,一时的疼痛让你皱紧眉,三个人以血的名义结下血盟,发誓不会伤害对方,三滴血液飘在空中被银色容器装下,由Gellert随身带着。不知道为什么,Gellert教了你许多魔法却没有教给你疗伤的魔法,他看到你手心中的伤痕,握住你的手腕,魔杖尖轻轻在上面滑动为你治疗伤口,很快疼痛立刻消散,手掌心也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一日,Albus的弟弟突然闯了进来,埋怨着Albus没有照顾好妹妹,两人因此而掏出魔杖大打出手,而Gellert却觉得Aberforth不懂事直接施下了钻心咒来惩罚对方,Albus见此立刻阻止Gellert,而你刚刚从门外进来看到三人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这时,Albus的妹妹突然跑了进来,而一道魔咒正中Ariana,所有人顿时愣住,你不可思议地看着不远处倒下的女孩儿,Albus跑过去蹲下轻推几下,见她毫无反应试探了她的鼻息,而她却已停止了呼吸,悔恨的泪水顿时流了出来,这是你第一次见到有人死在你的面前,你愣在原地看着眼前的情景,向后退了几步扶上墙支撑着自己以免倒下,Gellert见此直接跑出屋子,你强撑着身子跟着他跑了出去,你只见他回到住宿处急急忙忙收拾了下东西便准备离开,他站在不远处转身看了你一眼,气喘吁吁地跑到你身边轻吻了下你的额头,一手抚上你的脸颊露出一丝温柔的微笑:“保护好你自己,我会去找你。”说完他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舍,而你却没有捕捉到,他起身匆忙地移形换影离开了这里,你总是隐隐觉得你很难再能见到他了。




你告别了巴洛特夫人和Albus,回到了家中依靠Gellert和Albus给你制定的计划成功的重新恢复了自己一家之主的位置,把那群老奸巨猾玩弄于股掌之间,见能力突然强大起来的你,他们也不敢继续放肆下去,只得乖乖服从你的管理。




你从德姆斯特丹退了学,依靠家中的关系转学进了霍格沃茨魔法学院,由分院帽的判断你进入了斯莱特林,虽然都说斯莱特林的孩子喜欢恶作剧,可你却是个例外,你总是喜欢和其他学院的同学交流,还和格兰芬多的Albus走的很近,你超群的能力更是获得了教授们的喜爱,你很喜欢和Albus待在一起,而且双方都默契的丝毫不提Gellert,毕竟你们都知道,那是在你们心中很难补上的一个漏洞。




在霍格沃茨的时光还是快乐的,而且巴洛特教授也是对你多加照护,你也问过她关于Gellert的下落,她也丝毫不知,Albus毕业后没过几年便回到霍格沃茨教课,而你也有幸在毕业前上了几节他的课,在课堂上他那生动有趣的教学风格着实让你自愧不如,在你毕业后他也试图让你留校教书,而你总得教书不适合自己,于是开始在世界各国环游,一方面感受各国的文化气息,一方面寻找着Gellert的踪迹,你偶尔会回到英国跟Albus交流在外面看到的一切,但依旧寻找不到Gellert的踪迹,关于他的消息你也几乎都是从报纸上见到,魔法部也多次找你谈过话,希望你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你也每次都拒绝了,一心将心思放在周游世界上,时间长久,你也逐渐将称呼更改为Grindelwald。